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音樂課堂 > 聲樂 >

蔣英談聲樂教學

作者:   來源 :中小學音樂教育網   發布時間:2018-03-11   點擊:
我經過努力,得到專訪蔣英1小時的機會,向她請教有關聲樂表演和教學上的有關問題。
  我問:“積您幾十年的經驗,選材有什么竅門沒有?”
  蔣英說:“因為各人的耳朵的標準不一樣,所以我建議挑選學生,應該有個集體小組,不要一個老師選學生,至少也要兩個老師。不能光看分,因為好差,打分沒太大差別。”
  我問:“學聲樂需要有一定天賦?”
  蔣英說:“天賦很重要。比如,聲帶的寬窄、力度、合并是否完全,基本上是天生的。聲帶的長短、肥厚,相撞,都有一定的數量標準,只有經驗豐富的教師耳朵能聽出來。一聽,這人有嗓,可以學唱,一聽,這人沒嗓,不要學唱。有人以為不管嗓子好壞,只要后天努力就行。學別的或許是這樣,但是學聲樂堅決不行。”
  我問:“歌唱的天賦除了嗓音構造,還有什么?”
  蔣英說:“氣質。一個人往那兒一站,就能看出他是不是當演員的料。有一次吳雁澤發言,說他當時條件不好,我卻把他當成寶貝蛋。其實我一下就認準了他有氣質。他的站,走,其它動作都有當演員的氣質。還有,他把唱歌當成快樂的事,有很強的唱歌欲望。有的學生當演員的天賦不夠,我把他往教師這行教。中國還是缺少師資,教出一個好教師,就能教出一撥一撥的好學生。現在音樂學院的師資不容樂觀,有的五年剛畢業就教書,這也太難為他們了。所以他們只能模仿,知其然不知所以然。”
  我問:“您帶出了這么多學生,像傅海靜、姜詠、祝愛蘭、孫秀葦、趙登營、多吉次仁等,在國際上獲大獎,并能占居世界歌劇舞臺,您是怎樣因材施教的呢?”
  蔣英說:“首先我教給他們正確的基本功,有了好的基本功,他們可以自己往上添東西。基本功沒打好,到國外學也不行。我覺得本科生最重要的是基本功,根扎得深,樹才能長高。但怎么打基本功呢?世界上沒有一個音樂學院有統一的聲樂教科書,因為每個人的條件特殊,教學因人而異。這就要了解學生,從他們嗓音條件歌唱狀態到心理活動都要了解,這樣才能針對他們的情況準備教材和教法
  “教師和學生的關系應該是朋友式的。學生有什么不舒服要敢說。有一次,別的老師的一個學生敲我門,問我一個很簡單的問題,我告訴他之后問他:為什么你不問你的老師?他說不敢問。我剛教學時,也有過失敗的教訓,學生乘興而來,敗興而走。其實有時是學生心理作用,不一定是聲音不好,對老師沒信心,不肯合作。當然老師也要有自我批評精神。要依靠集體的力量。比如可以把學生的問題拿到教研室上,‘他的舌根老拱起來。’‘學生的A母音總念不好。’大家都出點主意,互相幫助。以前我在歌劇系時,教研室很活躍,有時可以為一個學生的問題吵起來,大家都很直接,最后試試看的結果,大家意見就統一了。從前歌劇系,每周學生都要唱一遍,所有老師都了解這20多學生的狀態。我是那種老派的老師,每節課之前,我都認真備課,我上課時,每個人的聲音我都清楚,知道每節課要解決的困難在哪,這樣學生就會高高興興地來,高高興興地走。”
  我問:“您是如何具體幫助學生解決困難的?”
  蔣英說:“孫秀葦,剛跟我時,母音唱不干凈,我就用一些母音清楚的歌讓她唱。o就是o,u就是u,u難唱,但烏鴉她能說的很好,讓她從烏鴉說起,然后把烏托長,a最自然的母音,讓她向小孩學習,小孩喊媽最好聽。用這種方法,訓練她的耳朵。
  ”我接傅海靜的時候,他嗓子愛出毛病,有時唱完一個歌后,嗓子的狀態就不好了!那年他國內選拔賽,拿了個倒數第二。我針對他的毛病,讓他先不要唱大的詠嘆調,先唱藝術歌曲。我為他按程度準備了德國藝術歌曲、法國藝術歌曲,慢慢地,他的毛病解決了再給他大歌。
  “趙登營呢,當時的問題喉音重,我讓他從基本母音練起,呵歐依,我能示范,我有這個功夫,他也很會模仿,等嗓子打開了,就像屋子里的窗子都打開。口腔里面是看不見的,只能感覺。你即使把帕瓦羅蒂的嗓子研究透了,你唱時還是不知道嗓子里面怎么運動,只能憑耳朵聽。趙登營仿我時,我不跟他說小舌要靠后,舌根在什么位置,我讓他在自然說話的基礎上慢慢擴,就像演講時聲放大,慢慢進步。然后再教他深呼吸,小腹呼吸,京劇的小腹呼吸。剛出生的小孩,夏天不穿衣服,我們看他呼吸,是小腹呼吸,狗也是這樣,生理上都是這個道理。人的肺,大部分在背上,讓他挺胸,把大部分肺用上。不給他發聲練習,一上來就給他歌曲,唱得好聽一點就對了。不用練聲曲改他的毛病,用藝術歌曲啟發他的興趣。比如這首歌寫春風,就讓他的聲音輕盈一些,靈活一些。再往后,給一點練聲曲,但我不讓他死板地唱,而是要跟我對話,哪怕一個音階,我也要問他你唱這條要告訴我什么,是高興呢?還是悲傷?要練習用音樂跟我對話。他練聲時,我不看他的口型,盯著他的眼睛,你眼里沒東西,腦子里一定是空白。花了一年多功夫,改掉了他的毛病。老師的課堂用語很重要,要簡明、準確,還要積極。什么叫積極呢?比如他喉口很硬,你不要告他你喉口硬緊,你可以說松一點好,再松一點,用正面的信息刺激他,這樣效果要好得多。”
  我問:“您說您從藝60多年最重要的是愛,除了這一點,促使您成功還有什么?”
  蔣英說:“那就是死心眼,這是我從德國學來的。干什么事情,要么不干,要干就要全力干好!記得我剛回國,參加全國第一屆音樂周,在閉幕聯歡會上,我自彈自唱了幾首莫扎特和舒伯特的歌曲。節目演完,周總理說,唱得好,但是我聽不懂呀。回家的路上我一直琢磨這句話。終于悟出了其中的含意:用外文唱外國歌,有多少中國人能聽得懂呢?從那以后我下決心學中國作品,起初我認為這事難不倒我!但實踐證明,我不懂漢語的回聲,不懂詩詞音韻,更別說表現作品風格了。死心眼幫了我大忙,我拜老藝人為師,學京韻大鼓、單弦、京劇昆曲。后來我敢在舞臺上唱中國作品了。我最難忘的一次演出在陽泉為煤礦工人,舞臺是露天的,沒擴音設備,我踏著‘卟吱’作響的木板奔向臺口,臺下是一眼望不到邊的工人。山丘土坡上站滿了人群。那天只有三分明月,我看不清觀眾的表情,但能感到臺下沸騰的氣氛。我拉開嗓門,用上全身的工夫,唱我臨時編的歌唱礦工英雄的歌。我感到自己的聲音從來沒這樣響亮,這么流暢過,這聲音確是從心里涌出來的。當我的歌聲剛落,一股熱流從臺下向我沖來,我只有再三地、深深地向勞動人民鞠躬,來遮掩我的眼淚和跳動的心。”

站內搜索: 高級搜索
中小學音樂教育網
中小學音樂教育網 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網站備案編號:蘇ICP備08000963號
版權申明:本站文章部分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,請留言說明,我們收到后立即刪除或添加版權,QQ:3999112
建議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 在1024*768及以上分辨率下瀏覽
秋葵视频网站 - 秋葵视频污 - 秋葵视频污版永久安卓下载 - 秋葵视频污黄